关灯
护眼
字体:
077爷爷是习武之人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面包车里气氛凝重,二华突然道:“周成他妈就那么个玩意儿,一个村住着谁不知道谁啊,你们也别太当回事儿了,男人吗,这算啥事儿啊要我说,给她五百块钱打发了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五百,人家要一万呢。”梁浩天阴沉着脸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一万?”二华手一抖,车猛地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好开车!”梁平安差点儿吓尿,刚刚旁边过去一个骑车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大意了。”二华尴尬一笑。“周成她妈是把自己当黄花大姑娘了吧?我呸呀,还一万,要是换了老子,一分钱都不给。”还特么的要一万,老子还管你要精神损失费呢,什么东西,一个村的人也祸害。

    梁浩天一想到家里出的这些事儿也是一阵愤恨,“她要是再敢来我家闹,我家杀”

    “浩天!”梁平安一把按住他的肩膀,“别啥虎话都说,你是不是疯了?还嫌家里不够乱?”这小子就是在叛逆期的时候不读书的,真要是干出什么傻事儿,让二爷爷一家怎么活?

    为了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,不值当。

    二华吹了个口哨,“浩天,有志气,哥挺你。”

    梁平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“开你的车。”不往好道上带。

    二华嘿了一声,“我话还没说完呢。我是挺浩天有这份孝心,不过为了周成妈那个娘们你可犯不上毁了自己,这本就不是啥大事儿,成年人了,你情我愿的,她周成妈干啥就能要一万块钱,她是卖的吗?嘿,国家可严打这事儿,她要真是卖的,就报警!”

    报警!

    梁平安兄弟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男人睡了女人,男人报警?这事儿呵呵,我读书少,二华你别骗我。

    “你情我愿的事儿,都是成年人,又没有强迫她,这事儿有什么难得”巴拉巴拉,二华说了一大堆,主题只有一个,“死不认账!”周成妈不是也说了吗,是她自己把人带家里去的,这事儿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梁平安和梁浩天对视一眼,竟然该死的觉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梁浩天握拳,“她要是再敢讹人,我就倒找她要一万块。”看她还能不能赖在自家不走。

    二华嘿嘿直乐,“那你也得等你天再说。”明显透着一股子猥琐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梁浩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二华就挑挑眉,“等东西的消化的差不多了,证据都没了。到时候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爱哪儿折腾就哪儿折腾,反正没证据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二华挑眉,忍不住腹诽,要不是看在梁平安的份上,他才懒得管梁家这些糟心事儿呢。说到底都是一个村子住着,他得罪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但人活着就得现实点儿,二华看得出来,梁平安这小子,早晚要发达,不趁早交好,难不成还等着将来人家真起来了再去抱大腿?

    那时候就不缺自己这么一号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梁平安喷笑,“二华你可真够损的。”猛然想起周家小媳妇手机里的照片,蹙眉道:“可是他们拍了照片。”这事儿就不好弄了,毕竟人家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屁的照片。”梁浩天怒道:“我爹说了,他喝的不省人事,啥时候过去的都不记得,根本不可能干那事儿,照片也是瞎拍的,不定咋回事儿呢。再说我都看到了,就是两人躺在炕上盖着一个被子,我爹那衣裳还好好穿着呢,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啥意思,还不是为了讹钱。”

    梁浩天满脸阴郁,要不是妈拦着,他就要找周成干一架了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件事儿,梁浩天短短两天的时间似乎也成长了许多。

    人,只有在经历事情的时候才成长。不得不说,磨难,或者说挫折,是一个人成长路上最好的催化剂。

    三人开车很快到了镇医院,梁平安抱着还热乎的饭盆,梁浩天拿着脸盆、暖壶等东西,二华一转身不见了,追上他们的时候手里已经拎着一个果篮了。

    梁平安愣了一下,忍不住多看了二华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没差几岁,他却觉得二华这人比他“懂事儿”的多。一个在学校,一个老早接触社会,这些却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镇医院的条件不错,新盖的崭新的二层住院部,宽敞明亮,病人并不多,梁旺祥几乎是一个人住一个病房,隔壁三张病床只有一个病床上有个老人白天在这里住院,晚上会被家人接走。

    “平安和二华也来了。”二爷爷梁乐善像是一下子老了几岁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鬓角的白发都多了些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我带了蛋炒饭,你们先吃点儿。”梁平安见三大爷睡着了,手上挂着点滴,并没有看到爷爷和三娘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爷爷和你三娘出去吃口饭,我不饿,先放这吧。”老人叹了口气,好悬失去儿子,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没啥过不去的坎,人平平安安的就行。”二华不轻不重的劝了一句。梁乐善点头,“二华你这孩子啊,心里有数。”他现在盼的可不就是儿孙都平平安安的,其他的,真都是浮云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气氛有些沉闷,梁浩天低声道:“爷爷,这事儿是我爹被人坑了,咱们可不能妥协了。”他愤恨道:“我回去的时候看到周成那小媳妇,还嚷嚷要钱的事儿,我看这事儿咱们先找人说合一下,要是还不行,咱们就报警。”

    梁平安张了张嘴,并没有多嘴,他相信爷爷肯定把他的意思转达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心里有数,这事儿浩天你就别操心了。”梁乐善明显不想跟几个孩子多说,“平安,你等等你爷爷,你们一起回去,一宿都没睡了,你爷爷这也不比当年还习武的时候,唉”老爷子叹了口气,当年要不是乐山突然废了,梁家何必遭人欺辱。

    唉,都过去了,现在他就希望儿孙都平平安安的。

    习武?

    梁平安一怔,“二爷爷您说我爷爷习武?”他猛然响起妈妈也是习武之人,迫切的想要了解更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077爷爷是习武之人? | 空间小农民小说 | 空间小农民网-一浊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