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074家家有本难念的经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梁平安回到家里收拾了一下院子,捡了鸡蛋,又给家里的动物都喂了食物。

    汪汪……

    小奶狗小黑围着他前后转,不时讨好似的蹭蹭他的腿。

    “又饿了?”梁平安又拿出一截牧草喂它,小家伙摇着小尾巴吃的那叫一个欢实。

    躲到空间里,梁平安没有像每天一样编筐,而是飘在空间里发呆。

    系统看了他半天,突然出声儿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怎么了?”这还是系统第一次因为空间以外的事情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梁平安跟系统相处了一个来月,虽然见不到面,却也像是个老朋友一样。知道系统不会像人一样多嘴,他就忍不住把事情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系统你说,真的是仙人跳吗?”其实他还是愿意相信三大爷不是那种人的。问题是,不管是不是那种人,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想想就够闹心的。

    系统那机械的声音给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,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梁平安:“……”就知道是这么个结果,他怎么能期待一只鬼呢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中午梁平安做了饭,可惜爷爷还是没回来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老爷子才一脸疲惫的回来,梁平安忙把新作的饭菜端上桌。“爷爷你中午也没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谁有心思吃饭啊,闹腾着呢。”老爷子叹了口气,欲言又止。这事儿,到底是不合适跟孙子说的。

    “周成妈到底想怎么样?三大爷真跟她?”

    梁平安顿了顿,迎上自家爷爷诧异的目光,就把上午碰到周家小媳妇的事儿说了。“爷爷你也不用瞒我,村里现在都知道了。”从小到大爷爷从不提旁人家的事儿,梁平安知道爷爷不喜欢他知道这些事儿。

    果然,梁乐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闹得。”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    既然孙子已经知道了,老爷子还是难得的说了两句。“周成妈咬死了这事儿不放,要一万块钱。”老爷子说着又叹了口气。“你说旺祥那人看着挺老实的,咋就出了这事儿呢?”就算是这事儿出在二哥身上他都不会这么惊讶,偏偏出在一个最老实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梁平安却不大赞成这话,即使是周成妈用了些不光彩的手段,三大爷喝多了不先回家……好吧,这事儿估计只有当事人清楚,旁人都是瞎猜的。

    一万块钱!

    哈,还真让常小星那丫头说着了,这可不就是为了要钱吗。一万块钱啊,在农村苞米才几毛钱的现如今,那可是一个家庭种地的大部分收入。刨除了种子、化肥等费用,一个家庭单纯靠种地一年能不能剩下一万块钱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周成妈还真是狮子大张嘴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啥意思啊?我三娘没闹吧?”梁平安有些担心。三娘那人,太厉害了,平日里三大爷吸烟都要挨骂,这可是偷人啊,还不得被折腾个好歹的。

    “你二爷爷是想息事宁人,就是觉得这钱要的太多了,这不找村里几个老人说合一下吗。”梁乐山似乎不想多说小辈的事儿,就道:“你三娘那人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梁平安不以为然。三娘那人是挺好,那也得看对谁。在家里对老人那是真孝敬,有东西宁可自己不吃也先给老人,对孩子更是没的说的,那是亲骨肉。但是对三大爷……梁平安摇头,也不知道三大爷能不能熬过去?

    而此时,梁旺祥的家里,等人们都走光了,梁平安记忆里那厉害的三娘做了饭,可惜一家人都没啥心情吃饭。

    “爹,事儿都发生了,别上火,咱们家这么多年啥事儿没碰到啊……这人啊,还得吃饭。”三娘一脸憔悴,却在劝着老爷子。“我娘在市里帮小姑子带孩子,我也没通知她,娘血压高,别急出个好歹来。还有你浩天,你也别乱说啊。”

    梁浩天闷闷的“嗯”了一声,看着墙角的爸,眸光复杂。

    三娘就照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,“小孩子家家的,大人的事儿你别掺和。”先给老人盛饭,又盛了一碗饭夹了菜放到上面,递给了一脸颓败的男人手里。“孩儿他爸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,我……”梁旺祥垂头,哪里还有脸面吃饭啊。

    别说梁旺祥了,就是二爷爷也没想到平日里厉害的儿媳妇竟然是家里最平静的人。

    “淑珍啊,你有啥事儿别憋在心里。”再憋出个好歹来。二爷爷叹气,“是我们老梁家对不住你啊,我这……”老爷子吸吸鼻子,眼泪到底忍住了。

    杨淑珍扯开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,“老梁家没啥对不起我的,要说,也是我管孩子他爸太严了,这事儿……也怪我。”事情发生了,她心里最难受。可那又如何?都五十岁的人了,还能跟男人真的离婚不成?说实话,这个男人是有些她看不上的地方,可这么多年对她、对家却是不亏的……总而言之,这是一家人的困难,总不能把人逼到绝路上。

    “媳妇,是我错了。”梁旺祥五十多岁的人了,当着老爹和孩子的面竟然落泪了。“是我的错,我就不该喝酒,我真是糊涂啊,我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杨淑珍瞪大眼睛眨去眼里即将汹涌而出的泪水。“不就是睡了一个娘们吗,都多大岁数了,你也不能生了,就是你有那本事,她周成妈也是个不下蛋的了,你一个老爷们也没吃亏,你嚎啥啊?”巴巴的数落两句,杨淑珍大声道:“都别愁眉苦脸的了,吃饭,吃饭,啥事儿还能大过吃饭咋地,天又没塌下来。”习惯性的大嗓门嚷嚷完,她端起饭碗坐在炕边大口吃饭。

    二爷爷似乎也被感染了,端起饭碗使劲扒饭,似乎在跟谁较劲。只要儿媳妇不闹腾,啥事儿都过得去。这事儿是对不起儿媳妇,以后也只有加倍对儿媳妇好。老爷子也看开了,不就是睡了个娘们吗,又不是啥黄花大闺女。

    梁浩天到底年轻,早就饿了,也闷头吃饭。

    只有梁旺祥,一天水米未进,却没有丁点胃口。

    杨淑珍吃完饭收拾了桌子,却固执的把饭碗塞到男人手里,“你要是饿坏了,还不是让周家人笑话。”借着去厕所的机会,靠在自家的后墙边,女人第一次流泪,却没有丁点儿声音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074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| 空间小农民小说 | 空间小农民网-一浊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