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029无法直视的爱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梁平安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是我接听的方式不对吗?

    居然被个男人示爱,他第一反应就是……还有女人叫平安的?

    把手机拿开,重新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没错啊,是肖晓芳!

    电话那头肖晓芳含糊不清的大叫,“喂……喂,喂?我说兄弟,我爱你啊,你听到了吗?喂……呕……”一阵呕吐的声音,梁平安下意识的把电话远离自己的耳朵,好像那些脏东西能通过电话传递过来似的。

    好半天那边才消停,肖晓芳含糊道:“特么的,喝死老子了,这帮小娘们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梁平安果断挂断了电话,虽然电话是对方打来的,他这种外地的手机号接电话也是要花钱的。

    这个逗比,感情是喝了酒,等他清醒的时候问问,到底爱我什么。

    梁平安的眸子里隐隐压抑着怒火,正常的男人被另一个人男人示爱,怕是心情都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果然,过了不到半个小时,肖晓芳的电话又打来了。

    梁平安正给豆角搭架,就没接。

    铃铃铃……

    电话响个不停,大有一种“梁平安你敢不接我就一直打下去”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平安,是谁呀?”梁老爷子八卦道:“是处对象了?”

    这都哪跟哪啊。

    “没有爷爷,是肖晓芳,就是白天买鱼那个人,喝多了。”梁平安不想接,有点儿犯膈应。如果表白他的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或许不会这样,一想到肖晓芳那吨位,他再联想一下那表白的内容,整个人一脸便秘的表情。

    为什么肖晓芳不是个女人?

    哪怕是三婶儿那种风韵犹存的老女人呢,他心里也能稍微舒服点儿。

    想到三婶儿,梁平安又是一阵头疼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……人家孩子都高三了。

    电话锲而不舍的响起,梁平安没好气的接起电话,直接吼道:“老子不是基佬,再说什么爱我的话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电话那边响起一个娇俏的女声儿,梁平安浑身僵硬了那么一瞬间,快速拿下电话。没错啊,是肖晓芳!

    “喂,你好,请问你认识肖晓芳先生是吧,他晕倒之前一直打你电话。”电话那边一个娇俏的女声儿,“肖晓芳先生标注的姓名栏里是‘他-最-爱-的-兄-弟’。”

    梁平安明显感觉到,对面的女人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他敢发誓,肖晓芳存的肯定是“我最爱的兄弟!”尼玛,我们明明才认识几个小时,还是个生意关系,哪来的爱?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这么随便吗?

    梁平安:“……”我次奥!

    肖晓芳这个坑货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晕倒了就把他送去医院啊。”给我打电话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梁平安现在满头黑线,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好想把肖晓芳扔在草泥马群的必经之路上,怎么破?

    “肖晓芳先生只是喝多,我觉得没有必要送去医院。”对面的女人声音依然娇俏,却比最初多了几分严肃,“作为朋友,我想,肖晓芳先生需要照顾,请问先生你住在哪里,我这就把肖晓芳先生送去。”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梁平安刚要拒绝,那边女人就说了一个他没法拒绝的理由。“他现在喝多了,一个人很危险,而且据我所知肖晓芳先生是省会人,他在这边没有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赖上我喽?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刚刚认识。”根本不是什么朋友好吗?

    梁平安一阵磨牙,这可真是个麻烦啊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喝多的人……好吧,真喝多的人很危险的,身边没有人照顾真容易出事儿,而且,有个美女亲自送来……那也不甘心怎么破?

    梁平安一脸郁闷,对面的女人明显也有些不耐烦了。“呵呵……先生您的地址?”这人怎么这么磨叽,肖晓芳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,交的都是什么不靠谱的朋友。

    梁平安郁闷的想撞墙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拿了他手机,翻看一下,应该有人给他发过定位。”梁平安报了一下地址,对面的女人果然很快找到了路线图。

    “我很快会把人送到。”说完就利落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梁平安这个郁闷啊,这姑娘就算是长成天仙跟他也没戏,这脾气太差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期待了,爱谁来谁来,左右都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跟您说件事儿。”梁平安郁闷的把事情说了,末了道:“我也是一时心软,怕他喝多了再出事儿。”最好不要耽误老人休息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小肖啊,这咋还喝的人事不省呢。”老人感慨一句,“送来就送来吧,我看那人长得不像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这下梁平安就不懂了,“他哪里看起来不像坏人?”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如果不是家里太穷没什么值得人惦记的,梁平安可不想随便往家里招人。

    爷爷一辈子老好人,看谁都不像坏人。

    梁平安有点儿小郁闷,一想起肖晓芳的表白,他心里就像是梗着一根刺。

    尼玛,无法再直视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那么胖,哪里是坏人。不是有那么句话吗,心宽体胖,肯定不能是啥坏人。”梁老爷子有自己的一套看人标准,他觉得白天孙子卖兔子和鸡蛋贼贵,那肖晓芳二话都没说,显然是个善良人。

    梁平安:“……”爷爷说的好有道理,他竟有一种无言以对的错觉。

    错觉,呵呵,肯定是错觉!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肖晓芳那辆拉风的丰田霸道准确停在梁家门口。

    梁家祖孙都迎了出去,梁平安一脸便秘的表情,很是不爽的样子。

    司机下车,是一个大块头的中年人。“您就是肖先生的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梁平安点头,那边中年人却拿出肖晓芳的手机拨了号码,直到梁平安拿出他那个不知道是几手的老爷机,男人才打开后车座。

    “我把肖先生送进去吧,方便吗?”看这两人的体格子也不像是能搬动肖晓芳的。

    梁平安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,果然没有什么俊俏的妹子。

    ;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029无法直视的爱 | 空间小农民小说 | 空间小农民网-一浊作品